沉默的童话屋

你好,这里圈名莲珞
是个堆积站,记录/负能/没有完成度的东西,都在这里。
大活人一个,悲伤的情绪失控者
女朋友叫做伪度,lof名字为real伪度
请喜欢她,她是最好的女孩
我、爱、霾、霾
永昼night,utau虚拟歌姬,大家的喜欢是永昼唱歌的动力!

《感see》同人文



朦胧之中,有什么东西在忽明忽灭,昙花一现般的凄凉
“光?……额……唔……啊……呃…”少女喉间发出困兽般沙哑的字眼,“字?”似乎又不太搭,倒不如说是成不了任何东西的毫无疑义的音节吧。
充血的双眼被黑布盖上,隐约可以看出它被什么东西已经深深嵌进皮肉,露出少许黑红色的线头,一切都显得杂乱且压抑,但少女脸上却是一副泰然自若的神情。
“可怜哟!”路过的人有时会蹦出这一两句类似的话语,但夹杂着的“虚假”却是百分之九十九。
“噗嗤。”少女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他们是那些手舞足蹈的表演者,还是幸灾乐祸的观众?或者说这其中之一是自己?”这个问题很难,又很简单,少女面色凝重的咬唇,但她有足够的时间来想这个不知道有无意义的问题。
“表演……大概是自己吧?”少女自言自语道。
“啊?!”路人如惊弓之鸟般的回头,像是做错了什么“亏心事”被人揪出又放在了阳光下,但他如同老鼠一般慌乱又狡猾的目光捕捉到的是一位狼狈的少女。
他的脸上立刻恢复成原本的模样,但因为刚才的惊吓而羞恼成怒的冲着少女野蛮的嚷嚷了几句,吼完便骂骂咧咧的离开,把他所有的错误全部怪罪到了这个根本不认识的女孩身上。所谓的“人”不也是这样吗?自己有了不幸便破口大骂,推卸责任,而不幸的是别人的话,哪怕素不相识也要笑嘻嘻的上来踩几脚,但对方的不幸影响到自己的话,将受害者打得头破血流再抛尸荒野这种现象也不足为奇了。
是没“失明”的时候吧?天真的她还不是这样,这个世界无时无刻在上演着一场叫《杀死天真必将被我们接纳》的戏码,人们自己变的肮脏,还要去污染他人,“近墨者黑”也是这个道理,但却找不到一个“赤”的人了
人群涌动的街道,落脚点都是不存在的词语,人们互相推挤着,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面无表情的空白,然而揭去表皮的话,则会有一股刺鼻的血腥味。色彩斑斓的商品要么是真的有假在鱼目混珠,要么它压根就没有真的。
电视依然在播报着学生扶老人被诬陷的新闻,毁了他人一生的人却得到了好人的锦旗。
两人为了一个座位互相谦让,眼里却闪着欲望的光,腻人老套的词句未免觉得有些反胃,但他们却在互相配合着自我沉迷这场演出。
名誉?利益?地位?为了这些他们可以不顾一切手段。将弱者吞噬,脸上却个个都是优雅且富有教养的面容。
都是些谦谦君子而已。
受害者扯出一丝惨笑,她在这场追逐游戏中输的一干二净的赌徒。
“为什么?为什么?为什么我不能逃离这个肮脏的社会呢??!!”少女低吼。迷茫的目光落到了桌面手工课上留下来的针线与布料,疲惫的闭上双眼后,顿悟。
“我真傻啊,看不见,不就是已经逃离了吗?”
泛着寒光的针毫不留情的刺进皮肤,黑色的线与皮肤融合染上暗红,用精湛的手法牢固的缝上。
“这样我就瞎了,什么都无法伤害我的视觉。”少女抚摸着因为疼痛与失血而苍白的皮肤,露出解脱般的神情。



(九月份写的黑历史x)

评论

热度(2)